“传承辟新 寻优勇进”

拜访中国现代光学之父——王大珩院士

         2003年10月,笔者专程赴京拜访了我国光学工程学科创始人王大珩院士。

         87岁高龄的王大珩院士是我国光学仪器的创始人之一。 笔者在1989-1991年主持设计神经外科(脑外科)手术显微镜和五官科手术显微镜的时候,有幸得到了王大珩院士的关心和鼓励。他详细询问了 目前我们企业发展的情况后欣喜地说:“你们为我国的光学工业,特别是民用方面做了贡献;另一方面开创出了仪器仪表的新领域,为我国光学做出了贡献。” 王大珩院士提醒我们要牢记"创新"二字,因为创新是前进的动力、发展的源头。

        1936年,王大珩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,1938年赴英国留学,留学期间就表现出优异的科研才能,发明了V棱镜,直到今天各大学实验室,测量玻璃材料折射率,都还在使用这个仪器。1948年,王大珩先生回到祖国。  

         王大珩院士说,建国初期,百业待兴,我国光学人才严重匮乏,又时逢朝鲜战争爆发,形势严峻,党和国家非常关心仪器事业发展。 在这样的形势条件下,光学仪器专业的建立刻不容缓,地质学家李四光、物理学家丁锡林等4位专家提议发展仪器事业,建议将这一任务交给中国科学院。中科院秘书长钱三强把我找去,考虑创建一个机构,这就是后来的创建委员会,成员大部分是物理学界的前辈;有吴有训、严济慈等。当时国内的仪器机构几乎是零。我们就把以前搞过仪器的人集中到一起,如旅美光学仪器专家龚祖同先生等;50年代初,中科院长春光机所成立,开始致力于有关光学技术基础的研究和光学仪器的研制,工业部门的研究所也陆续兴起从事光学仪器的研发和生产。在上海,则由宋传标、陆明声等人成立上海光学仪器厂。我和龚祖同筹备仪器馆时就发现人才奇缺,因此提议 、经教育部决定在大学设立光学仪器专业。

         王大珩院士指出,中国的光学工业在解放前规模很小,几乎是空白,新中国成立后,光学才得到真正的发展。60年代起,开始进行规模性的工程光学研发工作,包括靶场光学测量设备、大型天文望远镜、卫星光学遥感设备、激光器及系统、红外及微光夜视系统等,光学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。在王大珩的带领下,长春光机所成功研制了中国第一台电子显微镜、第一台宝石激光器、第一台红外夜视仪等高精光学设备。最受世人瞩目的,是他们为“两弹一星”的成功,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光学工程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激光的发明和光子学发展,引起了光学的重大变革,也促进了我国光学的发展。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,光学逐步渗透到各个科学技术与应用领域,成为一门蓬勃发展的新兴技术,不少分支已经形成相当规模的新兴产业。特别是20世纪中国光学工程取得了飞速进展:从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发展到飞秒激光器到激光核聚变——"神光"装置,从风云系列气象卫星到大型天文望远镜、超高速光电摄影机……作为我国光学事业与计量事业的奠基人之一,王大珩院士在激光、空间光学、遥感、广度、色度等学科领域成就尤为卓著。1999年,王大珩先生获得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。虽然年近90,王大珩先生依然头脑清晰、思路纵横,行动和言谈保持着固有的节奏,话语中流露出对我国光学事业的极大关注。

      王大珩院士认为,我国光学学科的发展过程是,传统光学技术——光电子技术——光子技术。光子比电子信息量更大,光学仪器的发展已由光电子化发展到光子化,这方面应该是发展方向,要跟上时代的步伐。 对中国光学的未来,王大珩先生则充满了希望:光子技术必将成为21世纪信息化社会的一个主要支柱,光学基础科学必然还会有预料不到的重大突破,应用光学等方面将大有作为。

         王大珩院士说,我的原始思想里有这样一句话,实事求是、与时俱进、传承辟新,寻优勇进这十六个字,可以作为是科研工作者本人的使命吧。我不禁想到 了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,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击水三千里”这样几句话。我们衷心祝福王大珩院士健康长寿! 当我们请王老先生提词时,他欣然作笔,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传承辟新 寻优勇进”。